临时人工卫星

致力于搞笑文学与记性研究。

万丈目的拳头打到身上一点也不疼

- -
短。
- -


吻我!万丈目说。
门打开之后,很快就变成这样。十代伏在陌生的公寓小床上,将对方衣服脱到最后一件时,吻我!万丈目说,闭着眼睛。十代抬头按上他的嘴唇。万丈目的舌头很用力地勾紧他的。
完事了两人慢慢分开,喘着气。十代的手还搭在万丈目腰上。你来干嘛?万丈目说。
“想见你。”
“你不用旅行吗?”
“暂时回来一趟。”
“半夜三更。”
“对不起对不起。”
“我明天还有职业决斗,没你这么闲。”
“对不起。”
我想见你,十代说。万丈目想过我吗?
我干什么非想你不可?万丈目嗤笑道。
“我还以为我们是恋人。”
十代失望地说。
“别做一次就把自己当恋人。”
“不止一次啊,在学院也”
“不准提学院。”
只是性而已——万丈目说,翻了个身。
十代的手滑下来,空空地掉在床单上。万丈目不喜欢我吗?
不喜欢。
可我最喜欢万丈目。
那又怎么样?
万丈目……
对面不响。十代注视着他后背缓缓起伏。睡着了吗?
他坐起来,把被子折到万丈目身上,自己从一旁椅背上抓了条小毯子裹着,躺下。“晚安,万丈目。”
对不起让你久等了。
“谁在等你啊!!”
万丈目忽然跳了起来。
“混蛋十代,凭什么以为我会等你?你以为都过了多久了??”
“三年……吧?”
“一点消息都没有,一点消息都没有!”
“那你真的在等我。”
“没在等!”
“还是喜欢我的吧。”
“最讨厌你了!你去死吧!”
万丈目抄起枕头劈头盖脸砸向十代,又骑到他身上,挥拳朝他脸上打去。
万丈目的拳头很重。十代忽然想起在学院的时候,万丈目经常从课桌后面卡着他的脖子。万丈目还是好暴躁哦。但是,为什么呢,万丈目的拳头打到身上一点也不疼。
“我错了,我错了。”
十代举手在面前挡着,呵呵地笑着说。



(还有人在吗

∝∝∝∝:

(搓搓手

紫杀:

请来。

Rusty:

呃......好久不写东西了,都不好意思问。

孤光残影:

这个不错哦,有没人陪我玩?

榔头:

emmm……好的坏的我都能接受。(严肃脸)

李但愿:

我也要玩!!!

有没有城之内x木马,我想看拜托了

喷了,传教开始

平滑稽:

@老尤一人团
是这位老师的文,已授权√
所以画了

今天翻tag竟然有这么好吃的粮我爆炸幸福所以激情摸鱼

emmm没有画出想要的感觉所以只发了这一段x

球球的tag真凉,我还是加一个叭

LFT,我艹你妈,听见没有,艹你妈

*没有原因的私奔隐居设定。人烟稀薄,大雪纷飞,结冻的湖边。

*如果不是原作囍我怎么搞得出这种东西

*BGM是RURUTIA的冰锁(不用听


- -



还在下雪。一片黑暗里,只见到雪片一团团涌过。正关窗时,维克托也洗好澡出来了。他擦着头发,脸上好像微微冒着热气。躺到床上,我翻了个身,维克托伸手抱住我。

“我们结婚吧!”我说。

“好啊!”维克托答道。

“是维克托拿了我的姓,变成胜生维克托,还是我拿了维克托的姓,变成勇利尼基弗洛夫?”

“哪个都好吧。”维克托笑起来,气呼到我的脖子上。
我知道的。维克托只是维克托,勇利只是勇利,我们都是将过去抛弃了的人。


第二天雪积了很厚。吃过中饭,将盘子收拾好以后,维克托又坐在厨房喝酒。

“少喝一点吧!”我说。

维克托却脸上泛红地笑着说,天气太冷了,不喝一点的话暖和不起来,还把酒瓶塞到我嘴边。我也喝了一口,喉咙到胃里顿时辣辣地炸开来,有些晕晕乎乎的。

为什么我身边老是有醉醺醺的人呢?维克托也是,美奈子老师也是。美奈子老师。我忽然发现,我好久没想起美奈子老师了。


我尽量不去想美奈子老师。维克托喝了酒,忽然说要到湖上去。中午太阳出来了,雪也停了。他背着大包,穿上靴子。我裹上围巾,跟在他后面。走到湖边,他打开包,里面是冰鞋。

“勇利不来吗?”

维克托在冰上蹦了两下,湖已经完全冻结实了。嗯,等一下。我答道。维克托换了鞋,脱了外套,倏地远去了。

湖上一片银白。维克托穿着白色的毛衣,好像要在冰上消失一般。我不禁喊起来:

“维克托!”

很快维克托就回来了。怎么了?他问。

“没事。”

我站起来,拉着他的手到湖心,暂时忘记了一切。


到了晚上,风更大了。维克托还在湖边。

“回去吧!要感冒了。”

“俄罗斯也很冷,我习惯了。”维克托答道,忽然抓住我的外套:“勇利,你没多加一件毛衣吗?”

我急着叫他回去,于是说:

“我无所谓,维克托生病就不好了。”

听了这话,维克托沉默一会儿。

“要是没有勇利,我该怎么办呢?”

这时的维克托看起来非常无助。我才意识到,原来维克托也需要我,维克托也和我一样。抛下朋友,抛下家人,只和维克托跑到这儿来的我已经很自私了。但我就连维克托的心情都没有顾及。我感到自己是完全不可原谅的了。


睡前,暖炉忽然灭了。维克托去检查发电机,我打着手电筒,跟在他后面。转过身时,光照见他脸上沾了机油。

我伸手给他擦掉。等到开春就会好的,维克托喃喃地说。

师匠的骨科健康房间❤

-THREEWAY大乱斗注意-

 

-只看到动画第十一话-

-不知怎么就变成这样的关系- 

灵幻x茂&律,这个CPtag应该怎么打,请教教我。 

以下:http://ww4.sinaimg.cn/mw690/707c5cbagw1f81i93kvmej20c83nwndi.jpg



同人不就是想写啥写啥吗,搞那么高尚。

炸裂!师傅的底裤被偷特了


1次严肃同人闯作的小小喷发,作者酗酒7天,不接受差评



中午,师傅瘫在沙发上,顺着靠背缓缓下滑。

“不行了!”师傅念道,“不行了!行业在堕落。”

“不行了!”

“不行了!”



“不行了!”



“这个行业失去了重要的东西。是什么?就是良心。”

“做人就是要正大光明。”

“我灵幻新隆开业至今,不曾赚过一次昧心钱。结果怎么样。”

“你们港。”

“什么也没有留给几给。”

“两袖清风。”

“裆下空空。”

“你们港。”

是谁那么缺德拿了我底裤!本来超市大减价买了二十条三七二十一穿三个礼拜不用洗不重样最后一天坚持1下!是谁!是谁!!师傅咣当坐起,哐哐敲桌,小酒窝路过看了1眼刺溜跑特了。

“二十二天,所有底裤排排晒出。赤裸。放空。”

“你们夺走了一种仪式感。”

“没有底裤,谈什么底线。”

“没有底线,谈什么生意。”

“没有生意,小茂你说吧,哪来的工资。是不是。”

“没有生意我回去了。”小茂说。

“你还是人吗!!”

“没有生意,我们就失去了我们的一切回忆。”

“那些光彩的瞬间。”

“那天,我用你帮我挣的钱,和你一起吃章鱼烧。”

“那天,我用你帮我挣的钱,和你一起吃拉面。”

“你说,叉烧只要两块就好。”

“我想,那时候,我是幸福的。我们,是幸福的。”

小茂思考了一会儿。

“对比起,底裤是我拿的。”小茂站起来,拎着书包,不再回头。

古德白!师傅!


松野夏日巴士

(十四松一松并肩侧坐两条长凳上)

“呼……呼哧呼哧”

“巴士开啦。”

“巴士开啦。”

(两人频率一致摇晃)

“巴士要开到哪啊,一松哥哥?”

“开到那个夏天去啊,十四松。”

“那个夏天啊!”

“那个夏天啊!”

(长凳咯吱咯吱摇着)

“感觉到风了吗?夏天的风。”

“感觉到风了,是夏天的风!”

(呼——一齐深呼吸)

“听到声音了吗,夏天的声音。”

“听到声音了,是夏天的声音!”

(屏息静气)

“风铃!风铃!”

“树叶!蝉!”

“开进大街啦!”

“这是什么香味啊,一松哥哥!”

“是妈妈切的西瓜啊!”

“西瓜!我想吃西瓜!”

“不行,家还远呢!”

“现在到哪儿啦?”

“经过小学啦。你看十四松,那不是沙坑吗。”

“真的,真的是沙坑啊!”

“顺便一提那边是我秘藏的喂猫处。要爬到灌木底下才能发现。”

“还有这种事啊!”

“哈哈哈哈。”

“啊,转弯了。”

“哦哦哦哦。”

(一齐抓住凳子斜身)

“这是要去哪儿啊?”

“要去便利店啊。”

“冰棍!冰棍!”

“去便利店要穿过迷宫啊。”

“不认识路啊,怎么办一松哥哥?”

“没关系,巴士认识路啊。”

(咔哒咔哒)

“吃点虾片吧。”

“有点软了。”

“没办法,昨天剩的嘛。”

“这里的房子全不认识啊,一松哥哥。”

“所以才是迷宫嘛。”

“是哦。”

“你看,能看见便利店了。”

“唔哦!门口的大叔还是秃头!”

“哈哈哈哈。”

“还想看一眼秃头!”

“不行了,已经开过去了。”

“秃头——”

“没关系,马上要到商店街了。还记得路口的文具店吗。”

“文具店?”

“经常弄丢橡皮,放学就去文具店买啊。”

“哦哦!80圆橡皮!”

“80圆橡皮拿一块!”

“啊,下坡路!冲下去了!”

(紧紧抓住长凳呲牙咧嘴)

“这里是什么啊!全是树!”

“不好!开进森林了!”

“森林啊啊啊!”

“森林啊啊啊啊!!”

“怎么办一松哥哥!”

“我讨厌森林!!”

“对了,走进森林的话,就要先找小公园!”

“小公园,小公园。”

“红滑梯!”

(摇晃慢下来)

“红滑梯……”

“秋千……”

“天变成橙色了……”

“你看,那不是小松哥哥嘛!”

“还有空松嘛。”

“还有轻松嘛!”

“还有末松嘛。”

“那时候衣服还都一样,真亏一松哥哥能认出来嘛。”

“你也一样。”

“哈哈哈哈哈。”

“跟着他们回去吧。”

(缓慢地晃动)

“好开心啊,放假了。”

“最喜欢暑假了。”

“又闻到西瓜味啦。”

“还有晚饭的味道。”

“是炸汉堡啊。”

“是炸汉堡啊。”

“那里有蜻蜓啊。”

“是红色的蜻蜓啊。”

“蜻蜓飞过去了,那不是我们家吗。”

“大家走进家门啦。”

(摇动停下,两人久久盯着)

“一松哥哥,我也想进去啊。”

“我也想,但是不行啊。”

“为什么不行呢。”

“我也想知道,总之就是不行啊。”

“不能吃年轻的妈妈做的汉堡啊。”

“不行啦。”

“下车也不会变成八岁啊。”

“永远都不行啦。”

(无言)

“再见啦,十四松。十四松进屋啦。”

“再见啦,一松。一松进屋啦。”

两人从长凳上站起。